病理网,正月,房间,合唱团,景观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最好吃的饭作文,你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饭是什么?

时间:

上世纪七十年代,农村很苦,很穷。我十二三岁的时候。长江北边的丘陵地带,家乡在立夏季节过了的几天后,小麦在地里一遍金黄,正是收割的时节。生产队有一片飞地,远离村庄四五里,约有三四十亩的样子。不便于就地脱粒,必需搬回村庄。每年这个时候必须老幼妇嬬全体上阵,一天干完,年年如此。因此,生产队必须准备一顿中午饭,这是我一辈记忆最深的一顿饭。

初夏的五更天,弯的月亮在西边天上。村子里便忙碌起,因为农忙假,小孩子们都得去麦收地里帮忙。大人们头一天夜里以吩咐好了,一喊就得起来,我们从梦乡中晕头晕脑爬起,胡乱吃上几口,留着心不吃很多,惦记着中午的那一餐饭。

东方的天际,微现出一缕白色的光芒,西边的残月,更显隐约。

一天的收割的劳累,在镰刀的沙沙声中开始,人是一字排开的雁阵,谁也别想偷懒。因为被人夾着。

太阳慢慢地升了上来,早上的凉爽很快没有了。倒下的麦子上全是人们穿下的破旧衣裤。

日头当顶了,汗水在人的脑门上流淌,麦子一遍一遍倒下了,镰刀沙沙的声音,和热浪一齐升了上来。

快的时侯正午一点钟,应该割完。

地头有一小块荒坟地,长着很大的一片桑树。结满了乌红色的小果子,那是我们最爱的美食。上面爬满少年,如小鸟一样,叽叽喳喳。

地上,一块硕大的绿荫,坐满了很累,刚割完麦子的人,劣质的香烟飘夾着汗味,大口地喝着瓦罐子里的粗叶子茶。

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一顿饭,终于来了。

两个老头,带着草帽子,各挑一担木桶,木桶没有盖子,用洗尽的大毛巾盖在上面,稻草结的绳子捆住毛巾。走得太急,路又远,人的脸通红通红。人们围了上来,小孩赶忙溜下树来。碗筷一遍叮当直响。

开饭了,五花肉清炖白大块豆腐。这就唯一的菜。糯米夹着头一年的碗豆,大木桶蒸的饭。

树荫下没有人说话,只有嚼食的声音。风卷残云一般的快,四只大桶很快空了。不过,小孩子们的碗里,吃饱了还有一碗米饭,那是留给没有来的老人,或是更小的弟妹们的。

这是我记忆里最香的一顿饭,写到这里我忍不住流下了泪水。

说实话,现在的生活确实好,各种山珍海味、南北大菜、地方特色,也都吃过,但就是记不起那个才是最好吃的饭。

倒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上初中的时候,在学校附近路边的摊上吃的早歺,至今难忘,觉得是最好吃的饭。就是一个中年男子,用一个蜂窝煤炉子,支一个大铝盆,熬一盆油茶。我早上去上学,有时不在家吃早饭,就去掏贰角钱买一碗油茶,再去旁边职工食堂买一个蒸馍。油茶里有花生米、芝麻,再滴几滴香油,闻着都香。然后我就坐在小木桌旁,咬一口蒸馍,喝一勺油茶,咬一口蒸馍,喝一勺油茶,油茶的五香味加上热蒸馍的麦香味,吃在嘴里,那叫一个香。

虽然已过去几十年,但我现在还在回味。真是余香绕舌,三十年不忘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你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饭是什么?